假如將電影圈中地位舉足輕重的奧斯卡金像獎,改搬到腕表業界上頒發的話,究竟會變成甚麼模樣呢?例如,獎項究竟可以分成幾多項?挑選入圍競爭的準則又會是甚麼呢?能夠成功入圍的腕表又會有幾多枚呢?最終贏得大獎可以高舉獎座的又會是哪一款腕表呢?也許來一場完全屬於 Watchcraft Collection 的一次腕表金像獎,將獎座頒給 3 款最新上場的腕表吧!
腕表品牌與賽車運動的合作十分常見,品牌或是贊助賽事,或是支持車隊及車手,以車為靈感的腕表更是新作不斷,由造型、設計、技術,以至物料,都把機械腕表與汽車的微妙關聯活現腕上。
Richard Mille 不時在機芯上作畫,於夾板雕刻圖案,以寶石添加色彩,見過靈蛇金龍,也有骷髏蜘蛛,均是精巧奢華之作。然而這製作方式卻不適合用於表現當代藝術,於是 Richard Mille 讓街頭塗鴉大師 Cyril Kongo 在機芯上直接以噴漆作畫,製作出 RM 68-01 陀飛輪 Cyril Kongo 腕表,把塗鴉與機械腕表真正融合一起。
奧運會如約而至,我們也在像里約般明媚的澳門遇到了 Omega 分管產品研發與客戶服務的副總裁 Jean-Claude Monachon 先生。這位率直、熱情的品牌領導人與我們侃侃而談,讓我們對這一追求至臻境界的奧運官方計時夥伴有了全新的領悟。
初秋剛至,天清氣爽,這正是做運動的好時機!無論此時進行下水禮、又或約三五知己一起開車飛馳,到戶外走走,總是令人心曠神怡。
尊貴的你,從今開始,一定要記着這個名字——WATCHCRAFT COLLECTION!就像希臘神話中的女神雅典娜般,她是智慧女神,其一雙巧手不但懂繪畫、雕刻及陶藝,還把這些知識傳授給人類,教曉我們甚麼是美麗,甚麼是品味。
相對於其他動輒數百年歷史的瑞士腕表品牌,誕生才 15 年的 RICHARD MILLE 大抵算是十分年輕,然而憑着其沒有包袱,每每突破製表業的思維,屢屢創造出令人驚訝的作品。像今年推出的創新之作,無論空中客車型腕表、超薄鏤空腕表,又或是機械墨水筆,在在將我們既定的腕表機械推至最極限。
潛行大海最深處,欣賞海底奇珍奧秘,實為賞心樂事。潛水時需要準確時計,可抵禦海水侵襲的潛水腕表必不可少。近期大熱的潛水腕表,儘管閣下並非潛水專家,日常配襯也見合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