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賞|Art

畫於1996年的《中式山水系列:山水與草》,是著名美國普普藝術家羅伊李奇登斯坦(Roy Lichtenstein)「中國式山水」作品系列中,最常作展覽的其中一幅畫。該系列大型畫作在上世紀90年代中創作,波士頓美術館及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各收藏了一幅。
香港蘇富比 2016 年秋季拍賣會於 10 月 1 日至 5 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拍賣品涵蓋中外洋酒、鐘表珠寶、中國藝術品及書畫、當代水墨藝術、現代和當代亞洲藝術項目。其中,韓國人氣組合 BigBang 成員之一的 T.O.P 的現代藝術收藏是不能錯過的焦點之一。
每當經濟衰退的日子,有一種說法是將資金投於另類投資以作避險。在 4 月初兩天的拍賣會上,分別看到兩位中國畫壇大師的畫作創下了拍賣最高紀錄。這是金股匯下滑資金的另謀出路,抑或是藝術品又再掀起新一浪熱潮呢? Some investors believe in seeking out alternative investments as a way to hedge against recessions. This past April, at two different art auctions, two Chinese masters each set sales records. Has art become an attractive investment? 4月4日,保利拍賣會上吳冠中油畫《周莊》以 1.3 億港元起拍,最後以 2.36 億港元成交,創下畫家最高紀錄,也是中國當代油畫最高紀錄。第二天蘇富比拍賣會中,張大千《桃源圖》亦創下 2.7 億港元的畫家最高紀錄。以當前中國當代畫作的價值水漲船高來看,張大千可直比同樣是畢生無窮盡創新的畢加索,吳冠中或者可相較於突破前人繪畫窠臼的安地華荷了! 蘇州水鄉與台北雙溪 令人感到有趣的,是此兩幅作品有着既偶然又必然的相似因素。《周莊》描繪的是蘇州水鄉的美景,早於八十年代吳冠中就被其美景所吸引,專程從黃山趕到周莊寫生,在1997年以78歲高齡再以昔日寫生與水墨,為新加坡的「吳冠中美術館」特別大展廳度身訂製這張長達3米的巨型油畫作品,這自然是畫家一生投注夢想中烏托邦的勝景。 巧合的是大千先生的潑墨大作《桃源圖》創作於1982年,時年83歲,也高達2.3米,是他落戶台北城郊外雙溪找到他的林中天堂建立「摩耶精舍」,期望在山水之間與農家田園為伍,萬沒料到農地不久便被富戶的新社區所取代,引來不少人到此地買宅種花,以至建起高樓大宅,令大千先生借此大畫作抒發徒嘆桃園何處尋的無奈何。 兩幅作品都創作於畫家的晚年:創作於1982年的《桃源圖》算得上張大千晚年之作,第二年他就心臟病發而離世;而吳冠中創作《周莊》時已78歲,雖則吳老活到91歲高齡,然而畫家巔峰之年正是80歲以前。近年收藏家往往深入研究到作品在美術史上的江湖地位,特別是作品是否創作於很特殊的一段時光、最巔峰的歲月、又或是最後的作品等等,其收藏的價值往往也取決於一張作品在美術史上是否擁有那一席位。 中西美學之糅合 《桃源圖》使用的潑彩潑墨是張大千晚年的獨創,既糅合了西方抽象藝術的特徵,又使用了東方的水墨語言。曾經畢家索參觀了一回大千先生的畫展,竟然說看不到張大千的作品,此一言驚醒一味摹倣水墨傳統的張大千,遂創造出前無古人的潑墨潑彩畫法;即使宋朝梁楷早有《潑墨仙人》圖,但加上了潑彩就絕對是曠古礫今之造法了。 相較於《周莊》,其實也反映出吳冠中融匯中西美學的探索努力,他跟趙無極及朱德群合稱為「留法三劍客」,然而前兩位大師都以抽象見稱,唯獨吳冠中予人寫實風格,他游走於抽象具象之間,東方人比較欣賞寫實畫的會喜歡其畫作猜得到是描繪甚麼、西方人愛抽象畫的也喜歡其畫作在猜到與猜不到之間將現實夢幻化。 共通之處還有兩位畫壇巨擎同時都有很深的香港淵源。張大千在離開中國以後,1949年曾在香港暫住。1950年吳冠中留學巴黎返國,亦途經香港逗留一段時間。只是兩人當年有沒有機會在這個動蕩時勢擦身而過呢?1962年大會堂開幕就特別舉辦了一個「張大千作品邀請展」,其時的畫作才100多港元一張。吳冠中晚年先後5次捐贈作品予自己心之所繫的城市「香港藝術館」,合共多達77幅畫作,包括不少大型作品,可見其對香港情意之深。 On 4th April 2016, at Poly...